方建华: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及投资机会分析

2017年09月13日 11:09 来源: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网
文字显示 [大][中][小]

    9月13日,由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政府主办,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和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北京工作部共同承办的“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和产业融合研洽会”(以下简称“研洽会”)在南京江宁区成功召开。

    研洽会邀请众多行业专家和企业高层共同分享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机遇以及合作机会。该会以“智创 共享 新势力 新机遇”为主题,将围绕以下三个主题进行深入研讨:一是汽车产业电动化、智能化转型与共享经济的叠加效应下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创新方向,二是如何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的新能源汽车良好创新和市场环境,三是造车新势力不断涌入,产业链不断延伸的背景下,资源、创新、资本如何组合助力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核心竞争力提升。

      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合伙人兼总裁方建华在会上发表了主题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及投资机会分析”的讲话。

以下是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合伙人兼总裁方建华发言实录:

  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说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最大的瓶颈是电池,我本人非常不赞同这个观点,我恰恰认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是推动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但是那么多人都说是瓶颈,我干的又很辛苦,所以我说干脆退下来吧,所以从去年年底开始到中国新能源汽车子基金做一些投资方面的事情,也主要是学习。

  国外,特斯拉到今年二级都应该说它还是亏损3.36亿美元,像这样的企业在中国的二级不知道被ST的多少次,可能早已经退市了,但是人家现在的市值是600亿美金。难道说我们的投资理念不需要改变吗?二级市场如此,一级市场也是这样。我们就拿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来说,我说风投风投真的是在疯狂的投,应该更多的是被政策吹起来的,现在稍微有一点像样的公司估值都在几十亿。行业由过去的野蛮增长向有序发展过渡的时候,我们的业绩能够保证吗?包括我们地方的投资,看看这个行业很好,但是我们一定要选择有发展潜力,有技术壁垒,能够适应时代发展的一些企业。这一轮我们所谓产能过剩,我个人认为某种程度上可能就是因为地方上对产业的了解或者说认识不够,这种投资所导致的产能过剩。可能一个很好的一个企业也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包括我们的中央高层,习近平总书记这次批示实际上就是针对这两个问题,一个是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形势发展不好,第二个就是地方上新能源汽车投资过热导致产能过剩,所提出的新能源汽车创新要统筹规划。

  但我个人认为,在中国二级市场电动汽车不是一个投资性的投资,所以武装是作为产业界还是一级投资者,我觉得电动汽车一定是一个价值性的投资。实际上我想首先第一个,电动车已经成为全球的共识,这方面刚才王成主任已经做了比较详细的介绍,我想简单的说一下,第一个从量上面来说,第二个从主机厂来说,第三个从各国领导人政要的表态当中,很多国家都已经宣布了禁止销售燃油车的时间表。

  国际上如此,中国更是这样。我觉得中国发展新能源汽车是国家战略,更是我们中国产业实现弯道超车,是中国汽车工业实现腾飞的唯一路径。我个人是这么分析的,我觉得美国能对统治全球大半个世纪,美国就是石油战略,美国的经济尤其是制造业主要是以传统汽车工业+航空工业,以及石油。实际上从经济上来看是这样的。再看它的政治、外交、军事,伊拉克战争也好,利比亚战争也好,实际上都是围绕着对石油的控制,包括南海为什么不太平呢,除了说我们南海发现油田以外,更重要的是南海是中国唯一的出海口,这个世界并不是我们很多人所想象的是和平的,实际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希望你中国能够快速的发展,所以他们曾方方面面遏制中国的发展,从军事上、外交上、政治上,包括从我们的一些重要产品的技术路线上面,都希望能够去影响中国、遏制中国。马六甲海峡,南海和中国的战略。大家想象一下,就我们附近的几个加油站如果有三个加油站没有油了,你看看路边上会有多少辆车停在那里。绝不是说一个月两个月能解决问题的,我们石油储备只有一个月左右,一旦石油断掉了,整个经济都瘫痪了。所以能源的安全,所以美国的石油战略,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方面大家非常清楚。更重要的是美元一统天下,美元发行是和美国的环境储备挂钩的,到了七十年代美元和大众商品,尤其是石油挂钩了以后,美国的金融大国的地位统治了,实际上实体经济到政治、军事、外交,到金融,美国都是围绕着石油这个战略在开展他们的一些活动。

  作为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在民族复兴,已经在实现中国梦。我个人认为,电能替代战略可能是我们对抗美国石油战略最佳选择。实际上我觉得中国的高铁已经为我们这些汽车人或者说电动汽车人做出了非常好的垂范。我原来在合肥工作的时候,我从合肥到北京都是坐高铁,我不会选择飞机。飞机的不准点在座的每个人都有深刻的体会,高铁的舒适性,甚至还可以在高铁上工作,已经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变化。

  对于环境这一块,对于产业升级非常明显。如果可以对抗美国的航空工业,整个交通领域里面,中国目前进口石油的90%是被我们交通领域所消耗掉了,现在对外的石油依存度完全可以避免。电能替代的战略也是我们产业升级,制造业由大国迈向强国最有效的路径。就像我们李克强总理说的,我现在到国外去推销中国的高铁我是最有信心的,马凯总理这次也说了,过去如果说中国领导和国外领导人,尤其是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在会谈的时候人权问题是必谈的问题,现在电动汽车是一个必谈的问题。

  为什么?因为他们国外已经看到了中国电动汽车这些年的发展,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汽车工业对一个国家经济的影响,乃至整个社会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任何一个发达国家,无论是美国、日本、德国、韩国,都是汽车发达国家。在传统企业这个领域里面,我们技术的空心化所导致大而不强的局面在新能源汽车这个领域里面恰恰有了非常大的改变。这里面就像马凯副总理讲的,中国从制造业角度上,从工业增加值和制造业规模来说,我们连续多年世界第一。但是我们从全产业链的角度来说,我们很多企业是从产业链的中末端,从发展的态势来说我们处于一个跟随的态势。但是,在新能源汽车这个领域里面我们至少和世界并行,甚至是领跑。

  这是7月4日我参加的马凯总理那次调研会,这是马凯总理的原话。这对于我们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对于我们电动汽车人来说,党中央国务院能给予这么高的评价是我们这些年政策扶持、产业人有力和投资界的投入有非常大的关系。具体的表现应该是就像王成主任讲的,至少是四个方面,首先从产业的规模,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一,而且我们这种第一已经得到了国外的一些研究机构的褒奖。第二个就是创新能力,我做了七八年电池,很多人说瓶颈,现在全球的动力电池之争是中日韩之争,实际上是各有特色的。中国人“鸦片战争”以来长期对自己民族的状况在动力电池领域非常的明显。比如说我们老觉得三星的电池好,有多少人注意到三星电池做手机电池都已经炸掉了,我们有多少人说它?如果这个电池发生在中国,你看看市场产业甚至政策、甚至媒体会怎么去讲?为什么炸了那么多,为什么我们还说三星电池好呢?在2004年、2005年开发特斯拉的时候其他的电池还没有,其实学过电化学的实际上都能够体会到一些缺陷,包括特斯拉为了解决单体电心的问题,但是系统只有110、120,它做了那么多的防护,无论是热管理也好、保险丝也好,为什么呢?而我们国内实际上在做18650(音)电池的时候能花那么多的本钱做那么多的防护,有那么多设备保证它。

  我承认松下电池也好、三星、LG电池,他们的制造能力和工程化水平比中国要高一些,可能在方向上、设计上依然存在着致命的缺陷。中国通过运营驱动的产业发展,我们至少我们必须他们更清楚什么样的电池更适合电动车。除了电池以外,这里面包括电池一些龙头企业,无论是比亚迪,包括其他一些都在参与国际竞争。包括欧洲很多的电池厂是选中国的电池厂作为首选,本身三元电池对动力电源存在着非常大的安全隐患,保护一下我们民族企业,保护一下国内纳税人自己的财政。中国的华为、中国的中兴能够随便进入美国或者欧洲的市场吗?我们为什么非要强调所谓的纯粹的市场化,这个世界是没有的,包括全球化。在电梯这个领域里面,实际上我们的创新能力,整车这一块也是一样。所以我们持续提高的创新能力使中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里面能够引起国外产业界重视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三,这是国外非常羡慕的另外两个原因之一,我们配套齐全的体系。从电池、从整车全产业链角度来说,无论是上一个资源到电池的四大材料,到电机点到基础设施整个产业链中国是最强的,任何一个国家是没有办法和我们所比拟的。二级市场现在炒的比较热的锂资源这块,我们现在还依赖进口,那是我们自己的企业已经买下了国外的,也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拿电池来说四大材料,我们实现过程化的就是我们的负极材料,在负极材料领域里面日韩企业已经没有机会了。中国已经全面实现了产业化,在未来2020年将要实现重大的突破。电解业现在我们有了第一家,现在有一些多过剩了,我们的材料到今年年底将会全球最大的电解业供应商。隔膜是最后实现的,到了今天国产化以后怎么状况?3块钱左右。这是国产化所带给我们的优势,包括说电池,现在很多整车厂还在说韩国一块钱一瓦时,我觉得性价比,价格的优势是中国的绝对优势。中国人就是通过性价比我们把日韩打败了,三星手机电池相当高的比例是中国人提供的,苹果的电池也是我们提供的。只要我们实现国产化以后,我们的价格优势是我们这么多年来参与国际竞争最大的优势。在电动汽车这个领域,我们全产业链完整的配套体系是国外所难以企及的。

  我把这次论坛上的几个信息我个人的思考说一下,第一个就是关于中国宣布启动禁止销售燃油车时间表,我觉得这个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过去讲新能源汽车发展是一个国家战略,是一个方向的话,这个真的时间表一旦出来以后那就是我们的行动方案,那就是我们的目标,甚至是指标。过去是怀疑、质疑,甚至是认为还有其他路径的,我觉得这个时候该醒一醒了。如果说你这个时候再用你就是被淘汰,在科达、诺基亚、摩托罗拉已经为他们做了血的教训。如果这些传统企业在这个目标形成方案下还不做的话只能是过剩的产能。

  第二个关于双积分制政策的发布,双积分制是中国政府在2020年财政补贴退出以后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扶持的政策的举措之一。现在市场上有过多的,可能新的颁布的政策有些调整。我认为有了这个政策,如果不去实施,没有积分交易的机理,积分交易价格的确定,那你这个积分制有什么意义呢?我觉得不会产生什么负面的影响,所以我觉得对积分制等一些措施的推出具有非常重要的。

  第三个方面,在一级市场和产业界非常关注的,我们现在政策当中三万公里的问题。作为财政部将积极协同相关部门建成国家新能源汽车运营监控的平台,他用的词是建成。目前从今年年初开始到现在还在建设的过程当中,还有一些企业和地方政府还没有接入。一旦建成以后使新能源汽车从上游、材料、采购、生产、运营、政府资金的申报都能够在这个监控平台上能够实施,并受到监控。这个时候我们为了防止投机三万公里还有必要吗?实际上他这个话已经埋下了伏笔,为调整三万公里提供了依据。因为7月4日马凯总理在会上明确提出了要把三万公里后补贴机制转变为后惩罚机制。如果过去是没有办法监测到你的运营好坏,现在有了监控的平台就是有条件监控它,政府要对企业进行处罚,那就像抓小鸡似的太容易了。

  第四个方面,中国汽车百人会将启动后补贴机制的国家政策的研究,这里面包括刚才王成主任提到的一些建议,包括在一系列的政策方面我觉得中国政府尤其是在税收方面有非常多的措施可以做。我们能够在光伏产业,能够在软件行业里面对我们的一些核心企业税收可以先征后退,我个人觉得对于如果是新能源汽车核心的,是不是也可以采取这样的政策,我觉得都值得去研究的。也就是这种课题开始启动到2020年,我觉得一定能够出台一个更全面的后补贴机制的政策。

  第五个方面,2017天即将到期的新能源汽车购置税的政策,希望到2025年、2030年,我觉得这一系列的政策,这五个信息是我个人的解读。中国政府在新能源汽车这个方面一系列的政策是我们的体制优势,是我们应该引以为自豪的,而不是一些所谓的市场专家讲的一个国家不应该有产业政策,我觉得那是胡说八道。拿我们的台湾来说,台湾正是因为有了产业政策,所以台湾在七十年代确定把集成电路作为台湾重点发展产业,现在台湾的集成电路在全球都领先了。那些纯粹是搞研究的人,他们就是坐在屋里面看书的,没有一点实际的思想。

  前面是我自己个人对于整个产业的一些思考,作为投资人我也讲一下投资方面的。首先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投资的空间是非常大的,从规模上来说即便我个人认为昨天有一个报告说时间表可能要提前到2025年或者2030年,我说这个不可能,我认为中国的时间表如果到2045年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因为中国的体量太大了,我们全球接近三分之一每年的汽车销售是在中国,我们每年是3000万辆,有的国家有的是几十万辆。3000万辆这么大的规模在短期内是不可能的。不到30年的时间这个产业由70万辆发展到3000万辆,这个空间多大,带来的是应该是几十万亿的产品。所以它的投资空间是非常大的。

  第二,技术提升的空间也是很大的。就拿动力电池来说,现在普遍在180瓦时每公斤,到2020年以后可能是300瓦时每公斤,如果再需要提升的话甚至是400、500,一系列体系的变革,甚至是一些变革所带来的投资机会和创新创业的机会是非常大的。这同时也为我们这些投资者,包括产业人士我们应该向新技术,向能够代表未来的产业去投资,而不要在低水平的重复建设。今天按照现在的比能量所做的电池的生产线,可能以后是满足不了300瓦时每公斤的电池需求,我们的设备甚至是厂房,因为对环境的要求,对过程的控制,对社会的要求是完全不一样的。今天的低水平的公司可能以后就是废铁,所以我提醒地方政府在我们招商引资过程当中一定要甄别你所招商引资的产业是不是能够代表未来,是不是有新的技术不要成为我们地方政府新的负担。这一轮的产能过剩,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政策是重要的推手,因为会是银行给的钱,企业没有800亿的。所以从整个宏观层面上来说,新能源汽车投资空间非常大,投资机会非常多,但是风险也是非常大的。

  我个人觉得整个行业的发展首先是趋势不可逆的,随着政策监管趋势趋严以后,由野蛮增长向有序发展,其实行业的洗牌已经开始了。现在200多家电池企业可能三五年之后只有四五十家可以生存,那也只是十分之一,其中的前五家市场份额可能会超过70%,这和传统的发动机是一样的。那也就是说两三百家只有二三十家只能进入动力电池,多少企业能够进入这个行业?大部分甚至还不敏感,甚至有些电池企业现在还不知道名字,可能五年以后会进入前五名,因为新的技术、新的产能、新的制造工艺也他们提供了重大的机遇。这个行业机会非常多,我们要去甄别它。我们的投资逻辑叫“3+2”,我们投的是未来,首先看的是人,首先看的团队,你的老板是否有胸怀,你的技术团队是否能够代表未来,所以团队一定是第一位。第二个是看技术和产品,是不是一种低端的重复甚至是被未来淘汰的,你至少具有前瞻性和未来成长空间的。有了技术和产品,有了人,我在体制内干过,体制外也干过,我认为机制非常重要的,没有一个机制保障,再好的技术和人也生产不出伟大的企业出来。华为之所以伟大,它的核心竞争里除了市场以外就是它的人力资源。我看企业首先看重这三点,进入一定发展阶段以后就是企业的战略和企业的文化。如果一个企业的老板,一个企业只知道低头纳车,不知道抬头看路的话那是不行的。在一些产业一定要有产业的定位,支撑企业的文化看似是过去简单的例子,到一个企业看看它的卫生间看看厕所怎么样,比如说现在看电池企业,中日韩之间的差距不是在研发上面,是差在制造能力和管理水平。我前两天在一家投资店,我说不要去听研究员讲题目,你看看动力学车间管理怎么样,你看地面是不是黑的,如果是黑的话就说明材料满天飞。你就看看它的管理水平,这就是企业文化的重要作用。所以我们看企业是看这五个方面。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我们是五个维度,重点是资源优先。这个阶级如果没有技术壁垒和核心技术,你做了别人也能做的东西,你可能能创造利润,但是风一旦停了以后你一定会掉下来,所以技术壁垒一定是第一位的。如果你在上游没有话语权,下游也没有话语权,上级下压。如果你上游有自己的资源,如果你有你的技术壁垒,你的某一款电池是一票难求是这样的吗?好的电池一定是一票难求的。投资企业的时候一定要有技术壁垒和上游资源,稀缺性的资源和紧缺性的资源。

  下游资源就是客户资源,现在二级市场现在炒的所有特斯拉概念,你能够真正的进入特斯拉的供应商,得到他们的认可你的市场会有问题吗?特斯拉都用我的材料,中国的整车厂不用它吗?另外一个就是人力资源,是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有人才,第二个是有吸引人才、用好人才、用好人才的机制。第五个就是管理资源,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像动力认知精密制造的企业,我们和别国的差距不在技术,而在于我们的管理。我们的材料是一样的,体系是一样的,但是我们的电池国内能造到90%以上都是凤毛麟角,其他的你能比较吗?你的电池性能会是怎么样的,这是我们的管理水平决定的,这和我们的研发没有关系。中国的电池制造企业一定要提升制造能力和管理水平,这是我们真正的症结所在。

编辑:susan

发表评论

更多>>
用   户:匿名
验证码: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