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凯重磅发布地平线中国芯“征程”与“旭日”,中国首款嵌入式人工智能视觉芯片问世

2017年12月20日 07:12 作者:胡祥杰
文字显示 [大][中][小]

 

余凯重磅发布地平线中国芯“征程”与“旭日”,中国首款嵌入式人工智能视觉芯片问世

 

今天,地平线终于发布了AI 芯片。

2017年12月20日,地平线在北京举行发布会。创始人兼CEO余凯与中国人工智能泰斗、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中科院院士张钹,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丁文武一起,发布了地平线的最新产品——“征程”与“旭日”两款芯片。用地平线的话来说,这是中国首款全球领先的嵌入式人工智能视觉芯片。

此时,距离余凯从百度离职创立地平线,已经过去了两年又五个月的时间。今年初,在新智元举办的一场内部交流活动上,余凯曾经说过,芯片研发很慢,要沉得住气,“把工具什么的都加起来的话,最起码也要五六百万美金,整个加起来要超过1500万美金。”

这次地平线推出的征程(Journey)和旭日(Sunrise)两款处理器都属于嵌入式人工智能视觉芯片,分别面向智能驾驶和智能摄像头。

芯片参数评价涉及三个层面,也叫性能、功耗和面积(PPA,Performance,Power和Area)。地平线首席芯片架构师周峰对新智元介绍,这两款芯片,芯片性能可达到1Tops,实时处理1080P@30帧,每帧可同时对200个目标进行检测、跟踪、识别。 典型功耗做到1.5w。

1

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中)与中国人工智能泰斗、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中科院院士张钹(左),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丁文武一起,发布了地平线的最新产品

2

至于具体的面积大小,“很小,因为功耗与面积是线性关系”,地平线芯片首席架构师周峰说:“最近市面上好几家公司都推出了AI芯片,我们(功耗)应该是最低的。”

3

地平线AI芯片技术架构

地平线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黄畅对新智元介绍说,地平线的这场发布会跟过往其他新品发布会很不一样。“芯片发布后,会很快进入Design In也就是应用的阶段。芯片其实早就抱回来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做Tuning。在发布会上,你会发现,当别人只讲指标,只给PPT的时候,我们给出了大量的针对各个行业的解决方案,就是我们包含了算法和软件,还有整套原型系统的研发。除了这个芯片之外,我们的后续的芯片计划也是相当Aggressive,会快速地将这种能力,还有它的适用范围大大的扩展的。大概会以是一年就是一代的这样的速度去迭代。”

“未来不会是一颗芯片打天下的局面,必须是量体裁衣。"

本次发布会上,地平线还发布了智能驾驶解决方案、智能城市解决方案、智能商业解决方案。

2018CES,英特尔和地平线还将发布基于伯努利架构的新一代征程处理器。“征程”处理器路径图:2018年,感知;2019年,建模;2020年,决策。

4

是中国版Mobileye?还是中国的英特尔?余凯的“中国芯”

余凯最早对地平线的定位,是做中国的英特尔。

去年,英特尔以153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以色列AI公司Mobileye ,这是一家总部位于以色列,主要致力于汽车工业的计算机视觉算法和驾驶辅助系统的芯片技术研究的公司,始建于1999年,曾于2014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收购时其市值为106亿美元。

这笔高价收购让Mobileye声名鹊起,大家也恍然发现,Mobileye做的事不就是地平线在做的事吗?于是,大家对地平线又有了新的定位——中国版Mobileye。

地平线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黄畅在公司主要负责算法的研发,他对新智元说,(把地平线定义为中国版Mobileye)既对也不对,因为Mobileye太有名了,所以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模板性质的样例,大家总喜欢拿它来套各种各样的初创公司,从我们公司角度上来讲,“我们的目标就是未来让中国的汽车上装上地平线自动驾驶BPU处。当然,时代是变化的,不会有一个一摸一样的某一个公司的老路,我们在渐进式的应用和商业化落地方面有自己的思考和路径”。

有意思的是,地平线今年10月20日宣布完成近亿美元A+轮融资,领投方正是英特尔。

历时两年的芯片研发,从内部立项“盘古”到最终芯片的命名“征程”和“旭日”,余凯和他的地平线在产品上倾注了大量的中国元素。为什么会有“中国芯”这种提法,周峰对新智元说,“这跟余凯的个人情怀有一定关系,因为从地平线创办开始,余凯就希望做中国的人工智能处理器”。

黄畅补充说,这个芯片应该是国内第一颗专门进行设计的人工智能处理器,它完全是由中国的团队在国内自主研发设计做出来的。从指令集到架构都是我们自己申请的国际专利。这个的时代背景是,中国非常强调芯片的自主研发这件事情,原因很简单,芯片的进口在最近几年已经已经超越了石油,成为国内最大的一个进口货物。石油是战略储备、战略资源,芯片更是很多军事和民用的关键设施的核心。不管是从国家安全,社会经济发展,它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我们的芯片生逢其时。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为此感到骄傲,而且应该会朝这个方向去努力。所以我们会有“中国芯”的提法。而且我们还深入中国的场景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大家都蜂拥而至要做AI芯片?要做不难,做好不容易,希望大家慎重

业界对AI芯片的定义其实是不清晰的。但是进入2017年以来,似乎做芯片的、做算法的各类公司都开始宣布要做AI芯片了,市场一片火热。那么,什么才能算是AI芯片?我们请教了黄畅博士。

他说:“这个千人千面,每个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

在他看来,广义的AI芯片是指能够很好地去支持主流的算法,尤其是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AI算法进行运算的芯片。其中包括GPU、一些性能不错的CPU和DSP等这些广义的AI处理器。狭义的AI处理器,要求会更高,它需要对于这颗芯片内部的架构、计算、存储围绕深度学习,或者人工智能算法进行专门设计,比如TPU。去年一家公司就出了一款号称NPU的AI处理器,但其实只是几颗DSP的组合,加上软件的修改。

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它并没有针对AI算法去做。所以总结起来,AI芯片应该是:这个芯片只能用来做一些AI的算法。要拿来CPU来做,可能也不是一定不能用,但效率就问题就很大很大,是这个意思。

但是,针对未来AI芯片会不会走向专用化。黄畅认为,将来趋势肯定是百花齐放,各种芯片都有各自的是市场领域。因为本质上这是由整个市场,还有整个它的技术尤其是算法的不断快速演进所决定的。然后所以他不认为这个东西就一定全面倒向了专用,通用他相信还是会相当有市场的。

但是具体在嵌入式的场景,通用的相对于专用的而言,还是有非常大的先天不足:效率不够高、成本太高、功耗太高。 所以要是需要分场景。

最近,许多拿到了高融资的AI初创公司,以视觉公司为主,都表示出了要做AI芯片的迹象,对于此,黄畅表示,其实这是件非常好的事情,也证明了他们在两年多前公司创建之初的时候的这种预判最终经过时间的验证,是得到了认同的。他个人而言还是非常开心的。

但是,“这件事情的门槛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可以做。要做的话,能做不难,但是做好很不容易。因为本质上AI芯片和传统意义上芯片最大不同点,是它是处在一个变化非常快速的环境中。一方面,应用需求变化很快;另一方面,算法的演进也非常快。”

“我和周老师的看法都是比较一致的,就是这件事情要做不难,但做好非常不容易,因为你需要把芯片的架构设计和算法的这个变化,甚至一些前瞻性的一些变化充分的结合进行优化,而且要针对你的应用场景,做裁剪、做适配。也是我说的芯片会受到你的场景应用、你的算法这两方面影响。而这些因素,在过去的芯片设计里面,其实相对来说都是要变化要小得多,所以也希望大家慎重。”黄畅说。

周峰特别提到,现在此前很多强调算法的公司都在开始做芯片,但是两拨人,这里面的沟通成本其实是大的(这也是地平线芯片研发中遇到的一大难题)。另外,这个处理器是可编程的,里面还有牵涉到编译器的问题、指令集的问题,这里面其实工程量很大很大。 

场景驱动的AI解决方案提供者:未来的最大价值的增长点或者产生点其实是在云上

余凯曾经在新智元主办的闭门论坛上表示:虽然我们一开始的时候整个公司包括我自己都有很强的算法背景,但是我们觉得还是要一插到底,至少要跟硬件非常的相关,要不然很难真正地驱动人工智能应用往前发展。

他也毫不掩饰自己对软硬件一体化的标杆——苹果的欣赏。“在世界上面很少做手机芯片的像苹果那样做图像图形的优化、让照片拍的好看。实际上是有一个强烈的场景来驱动它去做这种芯片的设计。

所以在他看来,未来的趋势一定是场景驱动的软件定义的硬件的设计,这同样也反映在商业生态上面。

在与新智元的采访中,黄畅和周峰也强调了云的重要性。黄畅说,我认为云会越做越开,算法和处理器像是根,云就是这些根上长出来的一颗大树。根从土壤中吸收水分和养料,对于AI来说,其实就是数据和用户。这是我们区别于传统芯片厂商和传统SDK最重要的一点。我们看到云是很重要的一点,我们做云和很多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本质上还是为了更好地发掘前端的场景中的价值,让前端更好运行。这不意味着云处于从属地位,因为我相信未来的最大价值的增长点或者产生点其实是在云上。因为数据整合是在云端整合。 

地平线今年引入了吴强博士担任首席云架构师,他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然后在Facebook干了9年,一直负责云端的大数据架构。

自动驾驶:一只会下金蛋的鸡

地平线究竟是不是一家自动驾驶公司?这个问题似乎比较难以回答和定义。但是在采访中,黄畅描述了他心目中的自动驾驶——一只会下金蛋的鸡:在做自动驾驶的过程中,可以产生很多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如果做好了可以扩展到很多领域。而余凯在发布会演讲中表示:“自动驾驶处理器对准确性、功耗、实时性、可靠性的要求之高代表人工智能处理器的珠穆朗玛。”

回到文章开始的话题,这和地平线被定义为中国版Mobileye一样,其实都不太准确,只能说是公司的一个方面,一个重要业务。

“地平线从一直的定位还是做人工智能时代的大脑。”黄畅说。  

编辑:hnd

发表评论

更多>>
用   户:匿名
验证码: